人的基本需要和情感都是人对生存处境的反应,而人的性格则是人在一定处境下满足这些基本需要的方式,以及一些相对稳定的情感倾向。现代人的性格就是在现代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条件下所形成的一些常见的满足需要的方式和情感倾向。

 

?  性格是人在与自然、与他人、与自己的关系即人的基本处境的基础上形成的满足需要的方式和稳定的情感倾向。因而弗洛姆是从人与世界的关系来研究人的性格的。人与世界的关系有两种:就人与物的关系而言,人要获取物体,即同化(assimilation);就人与人的关系而言,人要使自己与他人(及自己)发生联系,即社会化(socialization)。因此,性格是“把人之能量引向同化和社会化过程的(相对固定的)形式。”(孙依依译,1988,第71页)。弗洛姆说:“人能够通过取得或接受外在的来源、或依靠自身的努力生产而获得事物。但人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必须以某种方式来获得和同化它们。人也不能单独地生活,而与他人毫无联系。为了防卫、为了工作、为了性的满足、为了玩、为了养育下一代、为了知识的传播和物质的占有,他必须与其他人发生关系。除此以外,他也需要与其他人、与群体相联系。完全孤立是无法忍受的,且是与健全之生活不相容的。人使自己与其他人相联系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他能够爱或恨;他能够竞争或合作;他能够在平等或权威、自由或压迫的基础上建立一种社会制度;但他必须以某种方式与他人相联系,而这种特定的联系形式就表现出他的性格。”(孙依依译,1988,第70-71页)。


  这里说的“能量”不是“力比多 (libido) ”,而是基于人的处境而生的需要。但弗洛姆还是继承了弗洛伊德关于性格的动力性的概念,即性格不是行为的特征,而是人的动力系统的特征。这样,弗洛姆的性格概念首先区别于行为主义的,同时也发展了弗洛伊德的。


  行为主义心理学认为性格特征就是行为特征,性格就是某个人所特有的行为模式。但弗洛姆认为性格特征不等于行为特征。行为特征是可以被第三者观察到的。例如行为特征“勇敢”就是指某个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甘冒丧失幸福、自由和生命的危险。而“节俭”是以节省金钱或其他物质财富为目的的行为。但是,如果我们研究一下这些行为特征背后的动机,特别是潜意识动机,就会发现,在同一行为特征背后,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性格特征。勇敢的行为,可能是受野心所激发,以至一个人为了获得赞誉而在特定情境下甘冒生命的危险;勇敢的行为也可以由自杀的冲动所激发,这种冲动驱使一个人有意无意地寻求危险,因为他感到生命没有价值,想毁灭自己(这种倾向在前文讨论创造与毁灭时已涉及到);勇敢的行为也可能是缺乏想象力,他根本没有发觉危险正在前面等着他;最后,勇敢的行为也可能出自对某种理想的真正的献身精神。上述各种情形,动机大不相同,但从表面上看,行为是一样的。当然,如果仔细观察,还是会发现动机不同也导致行为的细微差别。一位作战中的军官,如果出于为理想而献身的精神,当所冒的危险与所要达到的目标不一致时,他不会发起攻击。如果为虚荣心所驱使,那他就可能不顾自己和士兵的生命危险盲目地发起进攻。再说“节俭”,一个人节俭,可能是由经济原因造成的,他不得不如此;也可能是由于吝啬的性格特点,节约本身就是目的,他从节约的行为中得到满足。两种情况下的节俭,在行为上也有细微的区别。前者能区别何处该节俭,何处该花钱;后者则不考虑客观需要只顾节俭。我们还可以根据动机的不同来预测人的行为。如果一名“勇敢的”士兵是出于野心,就可以预言,只有其“勇敢”能得到报偿时,他才会冲锋在前;如果这位战士是出于对事业的献身精神,那么他的勇敢能否得到赏识这个问题并不影响他的行为。因而,把性格归结为行为特征是不够的,精神分析的性格学(characterology)不应停留在表面的行为特征上,而应深入到深层的动力系统。


  弗洛伊德强调性格特征的动力性,认为一个人的性格结构代表了一种特殊的形式,生命的能量借助于这种形式汇合成生命的过程。性冲动是性格的能量源泉,而性格特征则是性冲动的各种升华或反应形式。这种理论把能量看成实体的(substantial)存在,即认为能量存在于孤立的个体内部。这是一种流行于19世纪的自然哲学观。


  随着科学的发展,精神分析理论对能量的看法发生了改变,即把能量看成关系的(relational)存在,把能量概念建立在人与他人、与自然、与自己的关系的基础上。(Fromm, 1947/1986, p.57)。持这一立场的先驱沙利文把精神分析定义为“人际关系的研究”。


  但弗洛姆还是继承了弗洛伊德关于性格的如下基本观点:性格是行为的基础或动力,是激发人的行为的占统治地位的内驱力;性格所构成的力量虽然强大,但人对它可能是毫无意识的,例如一个爱炫耀的人可能意识不到自己性格中的自卑感。性格不是由一些孤立的性格特征组成的,而是一个整体结构,任何一种性格特征都取决于性格结构整体。弗洛姆的性格概念与弗洛伊德的性格概念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认为性格的根本基础不在于力比多中,而在于人与世界的关系中。


  性格的功能:第一,性格可以被视为人对动物本能器官的替代物,是人对自己生物学上的软弱性的克服。因为性格使人对环境的反应自动化了,不必事事都慎重考虑。人的行为已不是由本能自动实现,但如果每一次行动、每一个步骤都要慎重地下一番决心,那生活是不可想象的。生活中的许多事需要迅速完成而不允许经过深思熟虑的过程。按照行为主义的观点,人要半自动地反应,就要养成习惯的行动和思想,这些习惯就是条件反射。尽管这一观点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但它忽略了这样的事实:作为一个人的主要特征的、最不易改变的、根深蒂固的习惯和意见,是性格结构的产物。性格使一个人的行为前后一致,并使人免除每次都要作出新的慎重的决定的负担。


  第二,性格具有选择观念和价值的功能。人的大多数观念并不是理性的逻辑思维的结果,而是性格的产物。人所接受的观念又加强了性格结构,使其更稳定,因为观念可以使性格显示出某种正确性或合理性。


  第三,性格是人适应社会的基础。人一出生,就受父母的影响,而父母代表社会,这样形成的性格使人想做他必须做的事,使人与同一阶层、同一文化中的大多数人具有共同的性格结构的核心。这样,个人才能被社会所接纳,同时又从社会中得到归属感。如果一个人的性格中不具备那些核心的因素,那么他就会被其所在的群体所排斥。性格使人不自觉地、毫不犹豫地按照社会所欢迎的方式行事。这样,他就没有被排斥的焦虑,周围的人也乐意接纳他。


  性格是由一系列性格特征(character traits)构成的,一些性格特征具有共同的倾向性,弗洛姆称之为性格倾向(orientation of character)。一个人的性格结构中可能有几种性格倾向,我们根据占主导地位的性格倾向来划分性格类型。


  (选自郭永玉着《孤立无援的现代人》,湖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129-133页。)


2019年01月1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郭永玉:弗洛姆论性格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